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校园爱情 > 那丢了时间的爱

那丢了时间的爱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8-02-25 08:00 点击:

  爱情。无所谓永远。亦无关未来。——说在前面。

  苏沫一直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女孩子。悄悄的说话。静静地沉默。高中的她,像是一直安静的猫咪,躲在属于自己的小小角落。

  苏沫喜欢夏天,因为夏天是最繁华的季节。她喜欢在别人上课的时候,在偌大的空荡荡的校园里游荡。喜欢那些肆意盛开的花朵,喜欢那些不言不语的小草。她一直认为,那些花草是降落在凡间的精灵,上帝派她们下来采集心事,她把心事说给她们听,就离幸福进了一步,又一步。当那些小小心事被精灵们带上了天堂,那样一天,她就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小幸福。

  由于经常缺课的缘故,苏沫总是会被罚擦教学楼走廊的窗台。这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惩罚,因为老师对于这个总是沉默不语的孩子,实在无可奈何。她的会说话的总是含着委屈还有一点迷茫的眼睛,让每一个看着她的人,都不忍伤害。而苏沫,却似乎异常喜欢这种惩罚,即便是在人声鼎沸的课间,苏沫也会专心致志地擦那些早已经没了灰尘的窗台,仿佛那是一项很神圣的事业一般。只是偶尔,她会停下来,看下面的操场,看那个穿着蓝色球衣个子高高的男孩子。苏沫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帅气的踢球,不知疲倦的奔跑,像极了自己喜欢的巴乔——那个忧郁的王子。时间久了,这种远望渐渐成了习惯,而可怕的习惯触动了女孩子心里最脆弱的神经。

  窒窒的闷。于是苏沫更加喜欢去找那些花花草草说话,而教学楼的窗台也每天干干净净。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苏沫,也开始有人注意到这个猫一样的女孩子的可爱与纯真,有人搭讪有人揶揄,而苏沫还是一样的沉默。但是,她很快乐,因为她有她的精灵,和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花园,那里,住着一个巴乔一样的王子。

  九月不可抑制的到来。每天走在校园里,已经高二的苏沫看着那些渐渐凋零的花朵,常常会感到莫名的忧伤,这个夏天即将过去,而她的幸福却依旧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游荡,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吧,平淡是福么。只是为什么,会厌倦……

  照例在太阳暖暖的午后逃掉枯燥的课,坐在落满已经失掉颜色的花瓣的水泥地上,放声大哭。

  路过的人只是诧异的看这个小小的痛哭的孩子,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没有人安慰,也没有人懂。

  “喏。”

  看着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纸巾,苏沫嘟囔了一句谢谢,接过来,胡乱的擦了擦已经哭花了的脸,抬起头,眼泪却又不听话的跑出来。

  蓝色Kappa。白色裤子。滑板鞋。那个巴乔一样的男孩子。

  “咱这学校怎么还来了个林黛玉啊?!在这儿葬花呢?!你看这些花儿的模样,就算你的眼泪有观音瓶里那甘露的功效估计都救不活了。”

  听了这带着点揶揄的话,苏沫扑的一下笑了。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模样。原来这个男孩子一点都不冷哦。

  “我叫陈子然。你可以叫我子然。”

  “我叫苏沫。她们叫我沫沫,请你叫我苏。”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经常逃课,老被罚去擦窗台的那个呗。你先起来,而且不许哭了哦!好端端的为什么哭呢?!”

  “好。但是你得陪我走走,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哭。”

  校门口值班的大爷沉沉的睡着。夏末秋初的季节,人们总是很疲倦。苏沫和陈子然穿过学校的小门,走到外面自由的世界里。

  苏沫开始讲她的猫。她的屋子。她的巴乔。还有那个巴乔一样的男孩子。

  “我喜欢他的头发。喜欢他的蓝色球衣。喜欢他踢球的样子。喜欢他暖暖的干净的笑容。”苏沫的脸不可抑制的发烫,终于还是说出来了。而刚刚一直兴致盎然插着话的陈子然却忽然沉默下来。

  许久,苏沫抬起头,看到陈子然发亮的眼睛。

  “苏。我们,在一起吧。”

  苏。我们,在一起吧。苏。陈子然的话,一个字一个字重重地敲在苏沫的心上。苏沫扑到他怀里。男孩子静静的站着,手轻轻拂过女孩子的背,任她的泪水打湿自己的衣服。

  原来,不是所有的单恋都没有结果。只是很多人,自己放弃了争取幸福的机会,把爱着的话埋在心底,那样,痛着的也许不只是自己。

  “苏。看起来你是那么特立独行的孩子。可现在,你脆弱得让每个人都想要去保护。苏。相信我,有我在的每一天,都会是晴天。”下了晚课回到家的苏沫看着子然送过来的纸条,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日子一天天的从指缝溜走,当从被戴上“高三生”的帽子的那一刻起,身边的同学便像是上了发条的钟,一分都不停歇的向前奔跑,不知疲倦。因为,那个黑色的六月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狰狞的笑着。

  自习课。再也受不了沉闷的空气里只有哗哗的翻书声和笔划在纸上沙沙的声音。苏沫逃也似的跑出了教室,没有人理会她。这个时候,大家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更何况,是苏沫,是做事一直无厘头的苏沫。

  坐在教学楼下面的台阶上,依旧有九月温暖的阳光陪伴。

  想起一年前,子然就是在这样的阳光下说,我们在一起吧。

  恩。子然。

  掏出手机。

  不行。子然说今天要参加竞赛。

  微微失望的把手机重又放回口袋。

  久违了的自由。这一年来,一直听子然的话好好上课好好学习,只是偶尔穿过长长的微微有些阴暗的走廊到那一边的教室去找子然。看到窗台上厚厚的尘土的时候,会想起高一时的自己和那个巴乔一样的子然。而现在,子然早已不再踢球,因为他的父母要他考最好的大学,而足球,只是一个永远都不能实现的梦而已。

  有很多的东西,都已经丢掉了吧。比如青涩。比如单纯。比如梦。只是不知道它们呆在时间的空洞里面会不会感到害怕。亦或许,它们早已经习惯被人抛弃,就如我们会习惯在没有力气改变生活的时候决然的改变自己。

  有多久,子然没有陪自己走走了……

  感觉哀伤,却已经没有了流泪的欲望。因为子然说,我喜欢你的笑容。扯动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只是为什么,心还是会痛得无以复加。

  成绩。六月。大学。期望。努力。上课。习题。这些成了他们见面是可以谈论的唯一话题。不再等待火影和死神的连载,因为一百多分钟可以做完两张数学卷子。两个人共同的博客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偶尔跑去更新,而子然,似乎已经忘记了登录名和密码。子然会说他的美丽的愿望却忘记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送上一句祝福。子然会说今天老师又给了他几张据说是绝密的卷子却从来没有想过和自己分享。也许,潜意识里面,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吧。

  只有博客上的只言片语提醒自己活着的真实。有善解人意的姐姐说,沫,过了这个六月,一切都会好起来。是的,都会好起来,好起来,包括我们的爱情。

  硝烟散去。有人哭泣有人微笑。苏沫知道子然的成绩完全可以实现他的愿望时,只是淡淡的恭喜,却在被询问成绩的时候沉默不语,然后笑着摇头。子然亦没有深问。

  七月,太阳火辣辣的照穿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苏沫一个人躲在楼下的碰碰凉一杯一杯的喝着酸梅汤。透过玻璃望出去,街上三三两两的情侣,撑着各种或花哨或素淡的阳伞,边呢喃边走着。

  美好的爱情。苏沫这样想着。忽然被酸梅汤呛到,不可抑制的咳起来。窗外,有妖娆的女子挽着子然的臂走过。笑容暧昧。姿势亲昵。

  忽然失掉力气。嘴角亦不能保持上扬。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进杯子里。许久,缓过来。一口气喝光剩下加了眼泪的酸梅汤。微微的苦涩。

  冲出门,却已找不到子然的影子。站在干燥的街上,苏沫放声大哭,她曾以为只有她的陪伴,子然才能做一个完美的王子,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在包包里胡乱的翻找电话。拨通那个刻在心里的号码,网络那端子然的声音传来,却忽然失声,慌张的挂断电话。苏沫颓然地坐在路边。子然的电话并没有打回来。直到太阳慢慢的爬回家,直到月亮挂上树梢。

  八月。苏沫回学校去看望那个总罚她擦窗台的老师。老师欣喜的拉着苏沫的手说,你这下真是超常发挥,谁都没有想到,你和陈子然还真是般配,那时候我还总告诉陈子然少和你在一起怕影响他学习呢。拿着已经封存好的档案,苏沫甜甜的和老师说再见。再次经过那条长长的走廊,窗台上已有厚厚的灰尘,操场上空空如也。原来真的,一切都改变了。

  九月,苏沫即将离开家去那个有未名湖的城市。临行的前夜,她用了整晚的时间在电脑前把这几年来的心情写给陈子然。在信的开头,她称他为陈子然。信的末尾,她这样写——

  “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的去了你想去的地方。一直没有见。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你应该怎样和你说再见。是该微笑还是该狠狠咒骂。也许你已经知道我的事情,很诧异么?呵。曾经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和你一起去那个有未名湖的城市好好守护我们的爱情。现在,愿望成了现实。但是,一切都与你没有关系了。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考得那么好。不要怀疑我曾经对你的爱。祝你和你的她幸福。苏沫”

  原来,所有的爱都有一定的保存期限。

  听菲哀伤的唱: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静静地流泪。

  那样一场妖娆的青春就这样匆匆的落幕。没有演员谢幕,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逝去的时光和死去的爱情,唱着挽歌……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