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爱情故事 > 无法拯救的迷恋

无法拯救的迷恋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田步祥 时间:2018-09-01 14:36 点击:

1

  得知莫筱禾没有嫁给林之双这个消息后,我的整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都被摧毁了。林之双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当时,他是和莫筱禾一起来我们高中代课的,我们是他带的第一届学生。

  林之双刚进我们班时全体女生“哇”的一声差点把天花板震掉——帅,不得不承认很帅。他明显地成了女生的偶像,男生的公敌。其实也不算是公敌,因为下课后各种八卦袭来“他怎么那么年轻?”“他毕业了吗?”“对了,他有女朋友吗?”……

  当“林之双是带着女朋友来的”这个消息传来时,男生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听说他和莫筱禾是大学恋人,莫筱禾温柔贤惠,因为林之双工作的缘故,她暂时在我们学校教音乐。大家都心知肚明,音乐课不过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而莫筱禾的职业也是可有可无的。

  碰到林之双和莫筱禾走在一起我们就故意大声地喊“师父师母好”,唯独简小染坚持喊“林老师好”。林之双也经常在课堂上说他们大学的恋爱故事。林之双说他从大一混到大二,因为他的梦想是念播音却阴差阳错来了师范,每天都处在一种才华不得施展的痛苦中。大三遇上莫筱禾后开始改邪归正,按部就班地陪着莫筱禾去图书馆自习,晚上送她回宿舍,每天过得都很充实。他说莫筱禾是来拯救他的,大一大二每天在宿舍和一帮弟兄喝酒打牌打游戏到深夜,没目标没理想没动力,能玩的都玩过了能混的都混过了,行尸走肉两年后他发现那个梦想已经消耗殆尽。

  记得有一节课他说,要是当时莫筱禾不出现他应该早就抑郁死了,语气很低沉,脸上布满忧郁,再加上他的那么点帅气,全班女生疯了一样手托着腮帮花痴般盯着林之双。高中的老师一般都是在班会课上一本正经地说“不要谈恋爱”什么的,而林之双就不一样,他说只要在公共场合允许的范围下都可以,只是以后要纠结着是去男方家喝喜酒,还是去女方家喝喜酒。

  老师和学生像朋友一样谈论恋爱的事,这在我们那儿还算是很稀奇的。经过大家的强烈要求,林之双在每节班会课都会多少说些他和莫筱禾的事。我当然和他们一样,每次班会课都会起哄,但我唯一的目的是简小染,在一个话题面前,我想简小染会和我一样向往着大学的恋爱生活,与老师他们一样浪漫。

  我是许楚达,和简小染是青梅竹马。

  2

  我没料到莫筱禾会另嫁他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简小染的时候她很淡定地回了一句:“哦,她嫁的那个人是谁?”我以为她会咆哮起来,还特地把电话离耳朵远一点。

  对了,忘了说明一点,这个时候简小染已经和我分开了。高考过后,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无所顾忌地在一起了,但她却要和我做朋友。看来我们真的不是什么郎才女貌,两小无猜还可以,其他的形式都很尴尬。

  一直以来,她真正想要什么我基本上都没猜中过。我不会哄女孩不会细心地捉摸着女孩的心思,更不会通过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些表情看出什么端倪。和她在一起,多半时候她是沉默的。

  林之双和莫筱禾也一样,模范情侣也有很多不愉快。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在班会课上再也不提他们的大学时代。他看起来心情很低落。莫筱禾上音乐课时也是随便丢下一句“放些音乐你们自个儿欣赏吧。”

  林之双说他不应该来教书的,他想去电台当播音主持都想疯了。我们当时只是些会做题的小孩子,这些梦想什么的都太高级,难以理解。只是替他难过,他向往不羁的生活,却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里和梦想背道。

  他说也许,这一生就这样了,他说谁也拯救不了他哪怕是莫筱禾。

  哪怕是莫筱禾。一语成谶。

  3

  我在大学里经历了两次恋爱后,简小染还没有男朋友。我说简小染你别要求太高,有合适的就好好交往吧。她说她每天都很忙顾不上感情的事,我说你别装高尚,别说你在大学里还跟我谈学习。简小染说她在辅修播音,课后还要去学音乐。我嘲笑她有几个艺术细胞我都一清二楚。

  简小染依旧是我欣赏的女孩子,她的事我很少过问,不是因为联系不上,而是她真的很忙很忙。忘了多久前我们通话,她说她快把自己逼死了,学播音学音乐她没有基础,不得不花几倍的功夫。我是很想劝她放弃,但话到嘴边只憋出了一句“加油吧”。

  “楚达,我会进电台的。”简小染说完这句话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依旧耗在吃喝玩乐的生活里,终于体会到了当年林之双说的几个大学男生在一块不过是喝喝酒,打打牌,玩玩游戏。偶尔夜谈的时候也会和室友说起我以前有个女朋友叫简小染,她痴迷上一件事,离开了所有人的生活。

  我没有刻意寻找简小染,和普通朋友一样消失了就消失了。况且她在完成一件神圣的事,学播音学音乐,像是她的使命一样。简小染在大学里找了一个男友,听说是播音毕业的,听说是她在电台实习认识的。我早该知道,她的偏执无声无息却深入骨髓,表面看起来单纯的人不一定单纯。当然,我只是说简小染在某一方面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波澜不惊。

  妈妈跟我说,简小染把男朋友带回家时,我才稍微了解一点她的生活。那个男生是电台的,已经毕业了,会唱歌会跳舞,长得不错。妈妈一边说一边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看看人家”。

  我一直在自己的专业里挣扎着,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没什么太大的追求,没有简小染的野心和毅力。我只想毕业过后找个稳定的工作,过安静平淡的生活。

  我没见到过那个男生,也没有见到简小染。只从妈妈口中得知,简小染已经去电台实习了。电台,这么熟悉的字眼,脑海里突然想起莫筱禾的那句话,“你永远懂不了那个丫头”,又想起简小染和我提出分手时丢下那句“对不起,我迷恋上一种东西,与你无关。”无缘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同情起那个播音男。简小染被一个梦魇紧紧地抓住了,那个播音男,不过是她找的救赎者。

  4

  简小染当上主持的事很快在以前的同学中传播开来。

  “你还记得不?以前我们班主任的梦想也是当主持。没想到他教出来一个播音学生也算了了一桩心愿,林之双的才华和相貌当老师真的可惜了。”

  “什么意思?”

  “听说莫筱禾另嫁他人了,林之双得病了。”莫筱禾的事我知道,但林之双得病,我倒没有听说过。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
上一篇:后来